10.0

2022-09-01发布:

欧美亚洲日韩国产中文在线好色丹神复仇记 承之章

精彩内容:

承之章

此刻的何蘭芳披頭散髮且眼神迷離,有種我見猶憐的感覺。她身穿一件紫色薄紗,其胸前春光清晰可見,兩粒粉紅色的大奶頭和纖腰上的小肚臍更是一眼就能明顯看清楚其可人的色澤與形狀。

連兩腿間旺盛的陰毛間的一線鮑正流出動情的淫水也被段思平給一覽無疑,這具清涼且香豔的肉體,讓段思平懷疑以前這性感勾人的女子真的是自己的妻子嗎?

段思平畢竟是段家的家主,在一瞬間的失神後,連忙回複鎮定,他輕咳了一聲並看著何蘭芳美麗的俏臉道:「妳..找我有何事?」

怎知何蘭芳並不回複他的問題,而是直接上前直接欲欲手摟住段思平的頭,香唇頓時與他的嘴唇結合,何蘭芳嘴裏的芬芳與段思平嘴裏的男子之氣激烈的交換著,兩條舌頭更是激烈的交纏在一塊。

最後或許是吻夠了!何蘭芳主動收回香唇,收回來的當下還牽起一道唾液絲,看起來有些淫靡!

「難道沒事就不能找你嗎?」

何蘭芳一臉哀怨的看著段思平,那哀怨的神情別有一番媚態,但卻不知爲何挑起段思平的性慾。

「當然可以!我這不是來了!」

段思平感覺到自己的身體異常燥熱且意識竟開始模糊,與之相反的是下體竟異常的腫脹。

眼見段思平的異狀,何蘭芳嘴裏泛起一抹甜甜的笑容,甚至有意無意的讓紫色薄紗滑落到香肩,讓她性感的鎖骨和胸口那一大片雪白飽滿在段思平眼前若隱若現,何蘭芳對著段思平抛了個媚眼。

這媚眼有如敲醒喪鍾般,令段思平的理智完全消失,他本來睿智的眼神瞬間被混濁且侵略的眼神取代,嘴裏更是發出如野獸般的吼叫聲,瞬間將何蘭芳撲倒,並直接將其身上唯一的薄紗給撕裂,接著把自己身上的衣物也全數撕裂,當英俊高大的段思平的裸體出現時,躲在暗處一直觀察的我不禁大吃一驚!

「好..好短...」

我忍不住這幺評價,段思平的黑色雞巴竟只有約7-8公分長,紫黑龜頭和棒身如小指般細小,真想不到這是一個能在外面拈花惹草的家主的尺寸。

此刻完全被情慾主導的段思平雙手開始使勁的搓揉何蘭芳的豪乳,那根短小的肉棒卻到處亂捅著,卻總是不得其門而入!

找不到洞的段思平憤怒的用手指掐住何蘭芳的粉紅奶頭,用力且惡狠狠的往後一拉!

「好痛!!!」

何蘭芳的奶頭承受到撕裂般的疼痛感,好像奶頭要被曳下來似的。

段思平這還沒完!他竟用嘴咬其中一顆奶頭撕咬,那嘶咬的力度當場讓何蘭芳奶頭滲出些許血絲。

受不了段思平的暴力對待的何蘭芳,主動握住他的短小雞巴,將其引導到濕潤的洞口,接著段思平順勢便將雞巴插了進去。

對于何蘭芳來說,陰道好似被牙籤給侵入一般,沒有任何感覺,卻有總是感覺到裏面卡著會滑動的異物,非常的饑渴難受!

而已經喪失神智的段思平則是不斷的挺動下體抽插,對他來說何蘭芳下體只是將他的肉棒給完全包覆卻不夠緊緻,這讓不滿的段思平用力拍打她那渾圓的屁股蛋兒。

沒多久白嫩的屁股蛋上就是紅通通的的掌印,受到疼痛與委屈的何蘭芳看著我躲的方向,殊不知此刻的我早已脫下褲子,看著他們的交合自渎!

淺意識裏我早已將何蘭芳當作自己的女人,起初當我看到段思平撫摸何蘭芳的身體並接吻時,我感到非常的憤怒。

但爲了今天的目的,我只好忍了下來。

但接著看到段思平撕咬奶頭和拍打屁股時,我內心竟産生些許的興奮,到後來段思平那短小的性器進入何蘭芳的體內後,我內心裏的興奮和慾望徹底爆發。

我脫下褲子並握住自己腫脹的雞巴自?,我不知道這沒來由的興奮打哪來的,但當看到何蘭芳被段思平給抽插時,自?的快感也越強烈!

這時段思平又做出出乎我意料的事情,她竟從一旁的書桌上拿一支毛筆,對準何蘭芳那如豆般的屁眼兒,直接就將毛筆插進去,並開始用毛筆模仿抽插陰到的姿勢進進出出。

肛門突然受到異物侵犯,一股排泄的慾望襲上何蘭芳的腦海裏,肛門身處的液體隨著毛筆的抽插,最終連同毛筆一起排泄出來。

只見何蘭芳的屁眼極致收縮,接著毛筆連同黃色排泄物一同排了出來。

毛筆就這幺混在地上那一攤糞便及液體的混合物,這時段思平又作勢要撿起毛筆,嚇得雙腿夾緊他的粗腰,讓起彎不下身撿毛筆。

卻不知她的屁股蛋和小巧的屁眼兒就這幺對準我的眼神,看到那還不斷收縮的屁眼兒,一旁的我看到這終于忍不住,我光明正大地來到段思平和何蘭芳的身旁,直接拿起一旁的花瓶,把花束一把丟到地上,接著就把平口對準屁眼灌進去。

何蘭芳驚叫了一聲,大量的清水灌入何蘭芳屁眼洞中,這時屁眼再次強烈收縮,隨即噴出大量水,這次不再有糞便排泄物!

我握著肉棒在何蘭芳的屁眼兒邊磨蹭,接著一捅到底!!!

「好痛!!!你!!!我這裏怎幺可以...」

何蘭芳轉過頭怒視著我,但這嗔怒的神情卻有別以往,呈現一種獨特的美,讓我插在她屁眼裏的肉棒又脹了一圈。

我驕傲地看著肉棒與屁眼的交合處滲出的血絲,何蘭芳屁眼的處女就這幺被我奪走了!

感受著不同陰到般的緊緻,肛門就算有我剛剛灌水進去,但還是略顯乾燥,每向前挺進都會與周圍的肉壁發生強烈摩擦,也讓何蘭芳直喊疼。

但我卻發常享受何蘭芳那痛苦難耐的神色,我雙手從後方環過去摸到了她的豪乳,使勁的愛撫搓揉,接著在其耳邊安撫道:「妳就成全我這小小的慾望吧!妳今天這樣真美~」

「哼!」

何蘭芳輕哼一聲便不再做回應,但我知道她應允了!

我開始邊揉著奶子,邊緩慢抽插屁眼,該開始還不適應的何蘭芳不斷的皺眉輕哼,但抽插大約十來下後,我便越差越順利,並開始加快抽插的腳步。

而或許是因爲我的雞巴在搗弄屁眼的緣故,何蘭芳陰道的肉壁勁收縮的更緊,段思平的肉棒發現被何蘭芳的陰道箍的越來越緊,竟讓段思平感到愉快了起來!

段思平更加賣力的抽送肉棒,相對的何蘭芳的小穴也被抽插的淫水氾濫,加上我在屁眼上的大力抽送,何蘭芳竟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快感,那雙穴齊插的快感讓她欲仙欲死!

「你們...用力一點!在插快一點...喔喔喔~」

「我快壞掉了..恩哼...頂到底了...啊啊啊...」

面對著我與段思平的快速抽插,何蘭芳在一聲高亢的呻吟中洩了身。

而我和段思平也緊接著射了精,當我和段思平的肉棒滑出陰道與屁眼時,大量的精液從何蘭芳微張的陰道和屁眼流出,加上何蘭芳竟失神的含了一根玉指,看起來有種蕩婦般的美感!

我故意用沾滿大量淫液的肉棒拍打何蘭芳的臉頰,她竟知趣的握住肉棒放進嘴裏幫我清理肉棒上的淫液,而她好像還不滿足般,嘴裏含著我的肉棒,另一邊又握著段思平的短棒並低身將其含進去。

何蘭芳那張櫻桃小嘴就這幺的把兩根肉棒給含進嘴裏清理舔舐,在確認兩根肉棒都沒有淫液後,才吐出肉棒!

何蘭芳休息一會後,便拿起布巾來擦拭滿身大汗的肉體,這時本躺在地上的段思平突然又從背後抱住何蘭芳,不知何時又勃起的肉棒在何蘭芳的大腿後屁股蛋磨蹭。

我看著喪失心智的段思平,每每都有想要將其擊殺當下的念頭,但一想到將面對段府和其深厚的萬劍宗的追殺,我便打消這念頭!

畢竟段思平是萬劍宗在丹藥領域的利益代理人,這事還得緩緩,最主要要快速提升自己的實力!

至于當下就好好享受魚水之歡吧!

我看著被段思平給弄的煩躁的何蘭芳,我笑著並揶揄的對她說:「看來妳的"夫君"對妳可是欲罷不能呢~不如接下來由他走後門,我改攻前門好了!不然時間還早著呢~」

何蘭芳用力的對我膝蓋踢了一腳,翻白眼道:「你這死鬼!!!」

我只好對著何蘭芳哈哈一笑,不過她還是將段思平的肉棒塞進屁眼裏,見狀我也擡起她一條美腿,將我的肉棒塞進陰道中開始抽插,這就第二輪盤腸大戰開始!

這就樣的我們一連交合了不下五次,直到天亮前我才先行離去,留下熟睡的段思平和何蘭芳!

不知過了多久,段思平睜開疲憊的雙眼,他感到頭痛欲裂,肉棒的辣燙感和睪丸的疼痛感告訴他昨晚一定發生了事情。

接著他看到一旁熟睡的妻子何蘭芳,就這幺錯愕的看著何蘭芳杯盤狼藉的裸體。

此刻的何蘭芳全身上下到處是乾掉的精斑,他甚至發現自己的肉棒竟插在何蘭芳的陰道中,他趕緊拔出來,濃稠的精液頓時流了出來!

這時何蘭芳也醒了過來,她就像平常那樣溫柔且拘謹的看著他,不等何蘭芳開口,段思平隨即起身穿上衣物走出了門。

直到現在他都不明白自己昨晚爲何會心血來潮跟何蘭芳上床,他腦海裏的記憶就是昨晚進到書房,然後看到穿著清涼的何蘭芳,接著何蘭芳吻了他,然後就沒有任何記憶了!

不過既然想不通也無妨,再怎幺說何蘭芳也是自己名義上的妻子,丈夫與妻子恩愛本就是天經地義的事情!

自那晚激情後,何蘭芳與段思平又回到以往避不見面的情形,段思平依舊寵著麗姬,當然其與杜月萍的菲言流語也不斷在下人間傳著。

就這樣子一個月過去,這天早上一個勁爆的消息在府內傳開,那就是何蘭芳有身孕了!

這個消息讓段思平喜出望外,畢竟段思平一直沒有子嗣,沒想到那晚與何蘭芳的春宵一度竟然有了孩子。

段思平連忙派人要將何蘭芳請回東院安胎,奈何何蘭芳死活不肯,段思平也由著她了!

不過他還是送了許多的補品,聘了叁個名醫輪流幫她安胎,並且叁不五時會去南院關心何蘭芳,甚至派弟子在南院重兵看守。

畢竟身爲段府的子嗣,不管內部和外部別有心思的人可不少!

十個月很快就過去,終于等到何蘭芳臨盆那天,産房內何蘭芳尖叫聲和婆婆的安撫聲響徹整個南院。

段思平在一旁不停的來回走著,顯得他非常的著急。

我則與其他奴僕在一旁靜靜等候著,沒多久孩子的哭喊聲在南院響起。

「哇啊~哇啊~」

産婆抱著孩子沖出門來到段思平面前,歡喜的道:「家主,夫人生了!是個男嬰啊!段家有後了!」

聽聞是男嬰,段思平立馬上前一把搶過孩子,並將孩子高高舉起開心大笑道:「哈哈哈!我有孩子了!我有孩子了!孩子便叫段飛達,就是帶領我段家飛黃騰達的意思。哈哈哈,我有孩子了...」

這時産婆從一旁招來兩名乳母,接著便向段思平道:「家主,該讓乳母們幫小少爺洗身體和哺乳了!」

段思平不捨的將孩子遞給乳母,接著進去對尚顯虛弱的何蘭芳的面前寒暄問暖才離開。

等到所有人都離開後,我才默默地走了進去。

何蘭芳看到我進來,對著我露出一抹甜甜的笑容,我趕緊上前親了她的臉頰一下並說:「辛苦了!我們的孩子出生了~還是個男的~」

虛弱的何蘭芳輕聲的道:「可不是~連外貌都與你一個模子印出來的。」

我輕撫何蘭芳的秀髮並溫柔的道:「今晚妳就先這幺睡了吧,好好休養身子,我明日再來看妳~」

何蘭芳點點頭微笑的閉上雙眼,剛爲人母的喜悅溢于言表!

走出何蘭芳的房子外,我施展的輕功往東院的方向去,這已經是我這段日子美必做的事情。

沒多久我站在東院一間房子的屋頂,向下往麗姬房子的方向看去,只見段思平與麗姬赤裸放蕩的交合著。

還記得那晚設計讓段思平跟何蘭芳行房後,我訝異段思平這幺短的雞巴如何能到處拈花惹草,基于好奇心下便每日來觀看段思平與麗姬的行房的經過。

只是第一次看到麗姬時,我著實下了一跳!

並不是麗姬太美,而是麗姬那濃妝豔抹且搔首弄姿的行爲令我作噁,很難想像段思平會放著何蘭芳這樣的美人不要,天天寵幸這種貨色,不過很快我就知道段思平爲何這幺喜歡她的原因。

當麗姬脫下來衣服來時,那對略微下垂的大奶子竟比何蘭芳還好大了些許,暗黑色奶頭上竟穿了兩個銀製拉環,在雙方互相愛撫時,段思平一如當天拉扯咬何蘭芳奶頭的情況對付麗姬的奶頭,厲害的是麗姬竟不喊疼,反而還握住段思平的肉棒上下搓揉著。

而當麗姬張開雙腿時,那旺盛陰毛下的紫黑色陰唇道是讓我大開眼界,我人生經曆的兩個女人,杜月萍的陰唇略開且色澤偏暗紅,何蘭芳陰唇粉嫩緊緻,但在插進去時都能感受到被肉壁緊緻包覆的感覺。

但麗姬的陰道口嚴重外擴,兩片紫黑色的陰唇竟形成如雞蛋大小的黑洞,黑洞裏的肉壁可以看的一清二楚,別說段思平那根如小指頭細小的肉棒,就連我這正常人的尺寸都不能塞滿這黑洞,這讓我好奇他們是如何行房的!

很快的段思平手中的毛筆便爲我解惑!他用與那天一樣的手法將毛筆插進麗姬的屁眼,抽插數來下後,屁眼便拉下黃色排泄物到地上,接著便將自己的肉棒塞進麗姬的屁眼內抽插,而雙方爲了增添刺激感,段思平用力拉扯那乳頭上的銀製拉環,而麗姬也拿起地上的毛筆塞進段思平的屁眼內。

雙方到後來互拍屁股、互相啃咬對方的皮膚及滴蠟都用上,在這些變態的性愛招數下,雙方也迎來了高潮。

「我...我要射了..啊啊啊!」

「快拔出來!射在我陰道裏,我也要爲你生娃!」

段思平聞言將屁眼裏的肉棒拔出來,將肉棒放進內黑洞裏射了精,大量的精液就這樣消失在黑洞中。

而今日夜晚段思平與麗姬依舊挽著各種變態的把戲,看的我好生無趣!

我一開始的確想過將麗姬變成我的性奴,想用她來練功並藉此報複段思平,但在看到那令我作噁的的濃妝和那粗俗的氣質,我便打消念頭,之所以每天這樣觀察段思平的一舉一動,無非是疑惑爲何杜月萍始終不曾出現在段府內?

我本以爲埋伏大半年會等到杜月萍的蹤迹,但我失望了!

今天便是我最後一次來此觀察,畢竟我的兒子也出生了!杜月萍也始終沒出現,從今往後還是多多關注在何蘭芳和兒子身上才是!

很快的又是一年過去,過去這一年我天天陪著何蘭芳和孩子段飛達,雖然我不能大方的承認我與兒子的父子關係,但在我的疼愛下,兒子對我非常的親近,這讓我享受著父子間的天倫之樂。

今天段府內來了不速之客,原來是來自萬劍宗的貴客到訪,我跟隨著何蘭芳來到大廳,段思平早已坐在主位上,一旁還坐著一男一女,男的看起來開朗無害,宛如遊曆天下的浪人般。女子則是英氣逼人且身材高挑,全身上下有著巾帼不讓鬚眉的氣勢。

「蘭芳,快快上坐,貴客已久等。」

段思平看到何蘭芳進門,連忙喚著何蘭芳坐到自己身旁的位置,何蘭芳趕忙上坐,而我則站在何蘭芳的身旁。

「蘭芳,這位是?」

段思平皺起眉看著站在何蘭芳身旁的我,何蘭芳連忙解釋道:「我今天早上有點疲累,所以叫這奴僕扶我過來,待會我還要靠她回去呢~」

段思平擺擺手道:「罷了!我們趕快招待貴客!這位便是萬劍宗的弟子楊亭鎮,隔壁則是她的未婚妻張彩鳳。」

「段夫人好~」

楊亭鎮向何蘭芳回笑著道了聲好,而一旁的張彩鳳則是回以何蘭芳一抹善意的微笑,接著微吐叁個字:「夫人好~」

「你們好,歡迎到訪我段府。」

萬劍宗位于蠻涼皇城內,是蠻涼帝國著名的修真門派之一,其劍術高超之名則是威震八方。相形之下,位處蠻涼國邊境的段府顯得有點高攀了!雖然眼下兩位萬劍宗弟子客氣友善,但何蘭芳並不敢怠慢!

何蘭芳接著起身先是來到楊亭鎮和張彩鳳面前,接著拿起雙方中間桌子的茶杯,竟從衣服裏掏出一邊的奶子,一手拿起茶杯,一手用手指捏著深紅色的奶頭,白色的奶水從奶頭噴灑而出,沒多久那個茶杯就裝滿了!

何蘭芳放下手中裝滿奶水的茶杯,接著又拿起靠向張彩鳳的茶杯,一樣擠滿了奶水。

楊亭鎮看著何蘭芳那雪白豐滿的大奶子,忍不住讚歎道:「段家主,尊夫人的奶子不管大小、形狀和色澤都是一等一的上等啊!」

聽到楊亭鎮的誇獎,何蘭芳俏臉一紅,而一旁的我則是感到驕傲,因爲這是我的女人!

不得不說,何蘭芳的粉嫩乳暈和大奶頭在生産後便變成深紅色,雖不如以往粉嫩,但因生育孩子的緣故,這對大奶子又比原本整整大上一圈。

而「泌乳丹」更是讓何蘭芳的奶水源源不絕,「泌乳丹」的功效便是讓生過孩子的婦女的乳房擁有源源不絕的奶水,竟而使其奶子不斷奶水,蠻涼帝國每個生過孩子的女人皆會服用「泌乳丹」來使自己不斷奶。

而原因則來自蠻涼王室一個特殊的習俗,蠻涼王室在建立帝國前本是遊牧民族,部落的男子在接待來訪的客人時,喜愛用自己的妻子的母乳來招待客人。他們認爲母乳是聖潔的,將自己最親密之人的母乳招待客人,代表著對對方的尊重。

蠻涼皇室建立帝國後便把這習俗流傳下來,到如今不管貴族或是百姓,在其妻子生育後,便會服下「泌乳丹」。因爲對他們來說,用母乳招待客人不只是禮貌,也是面子!

先前由于段思平的妻子和女人們沒人有生育過,因此他便在只能段府內招一些乳母,以便宴客之用!

這對段思平是奇恥大辱,這次自己的妻子生娃,他終于能用妻子的母乳招待客人,再聽到楊亭鎮的誇讚,頓時笑得合不攏嘴!

何蘭芳接著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並再她與段思平中間的木桌上拿起茶杯,一樣用奶水裝滿兩個茶杯,她將其中一杯遞給段思平,另一杯則遞給了我。

這時一直沈默的張彩鳳看到何蘭芳這個動作,連忙誇讚道:「看來夫人真是個體恤下人的賢內助啊!」

在蠻涼帝國擁有非常森嚴的等級制度,貴族能毫無理由掠奪下層階層的財産,甚至取其性命是常有的事情。但下層階層在遇到貴族時,不僅不能同桌,還不能僭越使用貴族階層的一切。

因此何蘭芳將自己奶水分給我的動作,是完全沒有必要的,但卻更顯的其本性善良。

「多謝夫人恩賜聖乳!」

我連忙對著何蘭芳鞠躬謝恩。

這時段思平舉起茶杯從位置站了起來,豪氣地道:「這是賤內的一點心意,大家快乾了吧!」

我與其他人也拿起茶杯一乾而盡!當奶水入口後,甘甜美味的口感讓我欲罷不能,縱然何蘭芳的奶水我常常喝,但還是不得不稱讚這奶水的美味。

楊亭鎮喝完奶水後也稱讚道:「好喝!夫人的奶子不僅碩大而形美,色澤與乳汁的味道也都是上上之選。段家主真是好福氣!」

一旁的張彩鳳雖然沒有出聲,但喝完奶水後,美眸裏的驚豔卻將其心思溢于言表,一切盡在不言中!

段思平見客人滿足的表情,內心大感臉上有光,更是豪氣大笑的道:「楊少俠謬贊了!對了!不知兩位少俠莅臨貴府所爲何事?」

楊亭鎮乾咳了聲後,一臉嚴肅的道:「事實上是傳說奔獸山有異寶出世,現下許多的修真門派都趕赴奔獸山,想爭奪那個異寶。我萬劍宗宗主特來邀請貴府共襄盛舉。」

段思平聽聞楊亭鎮的話語,故作沈思道。

奔獸山是位于蠻涼帝國西南方的一座大山,山中因爲時常有著野獸突然暴走而得此名。據過去傳聞,奔獸山身處甚至有著妖怪出沒,但過去卻沒聽過修真界哪個大能曾莅臨奔獸山,甚至留寶于奔獸山。

但萬劍宗與段府同氣連枝,此消息應不可能有假,更何況跟過去說不定還能分杯羹,當下段思平立即決定此行必去!

「段府與萬劍宗本就同氣連枝,願與萬劍宗共同前往!」

聽聞段思平的應允,楊亭鎮與張彩鳳起身向段思平答謝。

「那便有勞家主了!!!我們二人在此代替師門向家主致謝!」

在一旁的我聽聞奔獸山的消息,內心頓時也升起強大的好奇心,說不定那些異寶裏甚至有著厲害的外功秘笈呢。

「奇淫合歡功」是一門內功功法,專門修練內力所用,修練前需要先將內力陽化,之後透過不斷的與女子交合,使陽化內力增強,接著不不斷陽化內力的過程中練就先天陽氣體,傳說修練到極致時將一舉脫開凡體而成爲散仙之體。

但「奇淫合歡功」有著一個極大的缺陷,這功法的確能讓內力在短時間迅速增強,但卻缺乏武功招式,就像一個空有蠻力卻不知道如何發力的莽漢般。

故沒有思考多久,我便決定前往奔獸山!



承之章奉上~

告訴大家一個好消息,其實《好色丹神複仇記》小弟很久以前就寫完大結局了~

這篇色文一共分爲起之章、承之章、轉之章、合之章,以及最後的精彩大結局,全書一共6萬多字!

之所以不一次發表,是因爲《好色丹神複仇記》是我很久以前寫的色文,內容有些地方寫的不夠清楚,所以我會不定期找時間重新檢查翻修裏面的內容,期望能帶個喜愛《好色丹神複仇記》的狼友一個個香豔刺激的夜晚。(至于爲何說不定期?因爲小弟平常工作很忙,假日有時候又有點懶,所以剩下3章的色文,便不敢向喜愛《好色丹神複仇記》的狼友說個明確的時間,不過如果大家回應熱烈的話,或許會激起我假日爲狼友們努力上傳的決心!XD(畢竟其實全文已完結~就差補充些文字讓內文更精彩豐富而已~)

至于看完此章的朋友一定會說,爲何何蘭芳一定要被段思平睡一晚呢~

其實名義上何蘭芳還是段思平的妻子,是主角綠了人家才對,更何況還讓段思平老婆懷孕了呢~

最後再次強調,《好色丹神複仇記》的主角不會被綠,都是他在綠別人的。

提前預告下一章第二女主角的戲份會很重,至于第二女主角是誰,嘿嘿嘿!

你們猜猜~~~

欧美亚洲日韩国产中文在线